x

人民网新电商研究院发布:中国农村电商物流发展报告 附全文

农世界网    人民网 2020-04-24 来源:农世界网

  第一章 中国农村电商物流发展环境

随着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持续推进,农村电商已成为农业增效、农民增收和农村繁荣的新亮点,在引领城乡消费内需、重塑产业结构及促进城乡协调发展方面起到了重要作用。据人民网新电商研究院此前发布的《农村电商发展趋势报告》显示,截至 2018 年底,中国的城镇化率已提高到 59.58%,但乡村常住人口仍有5.64 亿,中国农村的生产和消费主体仍然是约 2.3 亿小农户。

农村电商开辟了农产品销售新通道,有效促进农产品上行和工业品下行,激发了农村电商物流的发展。当前的农村电商物流既是“互联网+”时代发展的必然,也是农村电商发展的重要组成部分,更是 2020 年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发展目标的重要构成因素。

1.1 行业政策环境

近年来,随着国家对三农问题的关注,国家从政策层面大力支持农村电商及物流发展。目前,我国已经先后颁布施行了《互联网信息服务管理办法》、《电子认证服务管理办法》、《国家商业电子信息安全认证系统》等法规和政策,相继出台了推进农村电商物流发展的相关政策,初步搭建起了法律框架,为农村电商物流发展提供政策保障。

基于“互联网+”技术全面普及而产生的电商时代,物流业更是成为支撑国民经济发展的基础性和战略性产业。国务院 2014 年发布《物流业发展中长期规划(2014-2020 年)》,奠定了我国物流业发展的核心地位。2015 年国务院颁布《关于促进农村电子商务加快发展的指导意见》(国发〔2015〕24 号)中,提出了“到 2020 年,初步建成统一开放、竞争有序、诚信守法、安全可靠、绿色环保的农村电子商务市场体系”的目标,鼓励加快完善农村物流体系,包含:加强交通运输、商贸流通、农业、供销、邮政等部门和单位及电商、快递企业对相关农村物流服务网络和设施的共享衔接,加快完善县乡村农村物流体系,鼓励多站合一、服务同网;鼓励传统农村商贸企业建设乡镇商贸中心和配送中心,发挥好邮政普遍服务的优势,发展第三方配送和共同配送,重点支持老少边穷地区物流设施建设,提高流通效率;加强农产品产地集配和冷链等设施建设等内容。

按照《国务院关于大力发展电子商务加快培育经济新动力的意见》(国发〔2015〕24 号)和《国务院关于积极推进“互联网+”行动的指导意见》(国发〔2015〕40 号)的部署要求,2015 年农业部、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商务部关于印发《推进农业电子商务发展行动计划》的通知中首次提出完善农产品电子商务线上线下对接,建立农产品网络集货平台并实现其平台对接功能,重点支持“三品一标”产品网络推销,建立农产品网络信用,扎实推进农业电子商务快速健康发展。

2015 年国务院办公厅《关于推进线上线下互动加快商贸流通创新发展转型升级的意见》中提出,鼓励运用互联网技术大力推进物流标准化,推进信息共享和互联互通;大力发展智慧物流,运用北斗导航、大数据、物联网等技术,构建智能化物流通道网络,建设智能化仓储体系、配送系统。

同时在 2015 年中央一号文件《关于加大改革创新力度加快农业现代化建设的若干意见》中针对农村电商也提出了一系列的优惠政策,包括进一步构建跨区域的农产品冷链物流体系,发展特色农产品产区预冷工程,加快“快递下乡”步伐等,这一系列政策文件都给农村物流体系的发展指明了方向。

2016 年中央一号文件《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落实发展新理念加快农业现代化实现全面小康目标的若干意见》要求,促进农村电子商务加快发展,形成线上线下融合、农产品进城与农资和消费品下乡双向流通格局;加强商贸流通、供销、邮政等系统物流服务网络和设施建设与衔接,加快完善县乡村物流体系;实施“快递下乡”工程;鼓励大型电商平台企业开展农村电商服务,支持地方和行业健全农村电商服务体系;建立健全适应农村电商发展的农产品质量分级、采后处理、包装配送等标准体系;深入开展电子商务进农村综合示范等。2016 年 4 月国务院办公厅《关于深入实施“互联网+流通”行动计划的意见》中提出,加大物流基地建设政策、冷链系统建设等的政策性扶持力度,科学规划和布局物流基地、分拨中心、公共配送中心、末端配送网点,加大流通基础设施投入,支持建设农产品流通全程冷链系统;加大流通基础设施信息化改造力度,充分利用物联网等新技术,推动智慧物流配送体系建设,提高冷链设施的利用率;科学发展多层次物流公共信息服务平台,整合各类物流资源,提高物流效率,降低物流成本;推进电子商务与物流快递协同发展,着力解决快递运营车辆规范通行、末端配送、电子商务快递从业人员基本技能培训等难题,补齐电子商务物流发展短板;

鼓励邮政企业等各类市场主体整合农村物流资源,建设改造农村物流公共服务中心和村级网点,切实解决好农产品进城“最初一公里”和工业品下乡“最后一公里”问题。

2017 年中央一号文件《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深入推进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加快培育农业农村发展新动能的若干意见》中提到:推动商贸、供销、邮政、电商互联互通,加强从村到乡镇的物流体系建设,实施快递下乡工程;深入实施电子商务进农村综合示范;鼓励地方规范发展电商产业园,聚集品牌推广、物流集散、人才培养、技术支持、质量安全等功能服务;完善全国农产品流通骨干网络,加快构建公益性农产品市场体系,加强农产品产地预冷等冷链物流基础设施网络建设,完善鲜活农产品直供直销体系等。2017 年 8 月,商务部和农业部印发《关于深化农商协作大力发展农产品电子商务的通知》,要求开展农产品出村试点和农产品电子商务标准化试点,加强农产品分等分级、加工包装、物流仓储、冷链等基础设施建设,实施农产品供应链管理。

2018 年中央一号文件《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意见》指出“加强农产品产后分级、包装、营销,建设现代化农产品冷链仓储物流体系,大力建设具有广泛性的促进农村电子商务发展的基础设施”、“深入实施电子商务进农村综合示范”、“加快推进农村流通现代化”;也提出“推动农村基础设施提挡升级”,具体包括加快农村公路、供水、供气、环保、电网、物流、信息、广播电视等基础设施建设,建议重点关注公路、电网、工程机械、管网等受益领域。2018 年国务院在《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打赢脱贫攻坚战三年行动的指导意见》文件中提出完善农村冷链物流配送体系,加快推进“快递下乡”工程。

2018年 1 月国务院办公厅发布《关于推进电子商务与快递物流协同发展的意见》,提出要提高电子商务与快递物流协同发展水平。2018 年 5 月的国务院常务会议对进一步促进物流降本增效做出部署,明确提出从 2018 年 5 月 1 日至 2019 年 12月 31 日,对物流企业承租的大宗商品仓储设施用地减半征收城镇土地使用税;提出了“对挂车减半征收车辆购置税”等支持性政策;推动取消高速公路省界收费站。2018 年 5 月 1 日起执行的《快递暂行条例》第十一条则明确指出,国家支持和鼓励在农村、偏远的地区完善快递服务网络,解决物流配送“最后一公里”问题。

2019 年中央一号文件《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坚持农业农村优先发展做好“三农”工作的若干意见》文件发布,提出深入推进“互联网+农业”,继续开展电子商务进农村综合示范,实施“互联网+”农产品出村进城工程,并鼓励企业建立乡村物流配送网点。

2019 年 1 月开始实施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电子商务法》,明确快递绿色包装的上位法依据,制、修订《快递封装用品》系列国标和《邮件快件包装填充物技术要求》等行业标准,印发《快递业绿色包装指南(试行)》。

2019 年交通运输部发布《关于推进乡镇服务站建设加快完善农村物流网络节点体系的意见》,更是明确给出了农村物流发展的新格局。2019 年3月李克强总理在第十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二次会议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要“健全农村流通网络,支持电商和快递发展”。

2019 年 9 月份,发改委印发《关于支持推进网络扶贫项目的通知》提出,扎实推进农村电商扎实推进农村电商:支持“互联网+”农产品出村进城工程,建立完善适应农产品网络销售的供应链体系、运营服务体系和物流、仓储等支撑保障体系,推动贫困地区农产品上网销售,实现优质优价,助推脱贫攻坚;支持农村物流配送体系建设,进一步提升贫困地区快递网点乡镇覆盖率。商务部、财政部等部门从 2015-2019 年连续五年在全国开展了“电商进农村综合示范”工作,给予各示范县资金和政策支持发展农村电商及物流体系建设,截止至今中央财政共重点支持 1016 个县域试点工作,覆盖国家级贫困县 737 个。

另外,为推动农村电商及物流发展,国家和地方也相继出台一系列与电商物流 相 关 的 专 项 发 展 规 划 和 标 准 , 如 关 于 全 国 电 子 商 务 物 流 发 展 专 项 规 划(2016-2020 年)、电子商务十三五规划、商贸物流十三五规划、国内贸易流通十三五规划、全国农业现代化规划(2016-2020 年)、《快递暂行条例》、北京市地方标准《食品冷链宅配服务规范》等,这些规划和标准均对我国农村电商物流发展提出了相应要求,为农村电商物流发展带来了重大历史机遇。

1.2 国内经济环境

2018 年我国国内经济运行保持在在合理区间,发展的主要预期目标较好完成。宏观经济运行的稳定、农村数字经济的发展、居民收入水平的提高、居民消费的转型升级、乡村消费市场的释放,为农村电商的长久发展营造了良好环境,为农村电商物流的持续发展奠定了经济基础。

1.2.1 宏观经济环境

经济运行稳定性和韧性明显增强。据国家统计局核算,2018 年,全年国内生产总值突破 90 万亿元,再次攀上新台阶,比上年增长 6.6%,实现了 6.5%左右的预期发展目标。分产业看,第一产业增加值 64734 亿元,比上年增长 3.5%;第二产业增加值 366001 亿元,增长 5.8%;第三产业增加值 469575 亿元,增长7.6%。分季度看,一季度同比增长 6.8%,二季度增长 6.7%,三季度增长 6.5%,四季度增长 6.4%。2019 年我国国内生产总值 990865 亿元,接近 100 万亿元,按可比价格计算,比上年增长 6.1%,符合 6%-6.5%的预期目标。分季度看,一季度同比增长 6.4%,二季度增长 6.2%,三季度增长 6.0%,四季度增长 6.0%。

服务业“稳定器”功能更为突出。服务业保持较快发展,持续处于景气区间。

全年第三产业增加值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重的 52.2%,对经济的贡献率为 59.7%,比第二产业高 23.6 个百分点。全年全国服务业生产指数比上年增长 7.7%,保持较快增长。全年货物运输总量 515 亿吨,比上年增长 7.1%,经济增速与货运实物量指标基本相匹配,社会物流需求保持平稳增长。

1.2.2 数字经济环境

农村电子商务是农村数字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是农村数字经济中最活跃的一种表现形式。新兴技术加速与经济社会各领域深度融合,日益成为引领经济社会发展的先导力量,成为各国推动经济社会转型、培育经济新动能、构筑竞争新势的关键力量。在农村经济增长乏力背景下,数字经济快速发展并产生巨大活力,正成为农村经济增长的新动能,成为撬动我国农村经济的新杠杆。

农村数字经济代表了农村先进的生产力,促使农业与其他产业的深入融合发展。

据埃森哲咨询公司报告分析,数字化程度每提高 10%,人均 GDP 增长 0.5%至 0.62%。据中国互联网协会发布的《中国互联网发展报告 2019》显示,我国 2018 年农业数字经济占行业增加值比重为 7.3%,较 2017 年提升 0.72 个百分点,农业数字化水平逐年提高,发展潜力较大。预计到 2020 年,我国智慧农业潜在市场规模有望增至 2000 亿元

1.2.3 居民收入,中国居民收入稳定增长,有效促进了农村电商的工业品下行和农产品上行。

国家统计局发布数据显示,2018 年,全国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 28228 元,比上年名义增长 8.7%,扣除价格因素的实际增长为 6.5%,快于人均 GDP 增速,与经济增长基本同步。其中,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 39251 元,同比增长 7.8%,扣除价格因素的实际增长为 5.6%。

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 14617 元,增长 8.8%,扣除价格因素的实际增长为 6.6%。全年全国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中位数 24336元,比上年增长 8.6%,中位数是平均数的 86.2%。其中,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中位数 36413 元,增长 7.6%,是平均数的 92.8%;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中位数 13066 元,增长 9.2%,是平均数的 89.4%。2019 年,全国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 30733 元,比上年名义增长 8.9%,扣除价格因素,实际增长 5.8%。

其中,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 42359 元,增长 7.9%,扣除价格因素,实际增长 5.0%;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 16021 元,增长 9.6%,扣除价格因素,实际增长 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