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懒龙龙祁建华:做蛋,我就是比你们更快还更便宜

农世界网     2020-01-18 来源:农世界网

图片由懒龙龙提供

“整体来说,懒龙龙比普通的传统经销商、竞争对手的成本要低上8-10个点,把大部分都给了我们的客户。这就是我们做产业链改造后换来的,说白了就是我比你做得更快、而且更便宜。”懒龙龙创始人祁建华向亿邦动力谈道。

从一颗鸡蛋切入农副产品市场、生鲜市场,懒龙龙选择了小品类,做的却是大生意。在多数生鲜玩家步履维艰之时,懒龙龙已累计完成了5000万元的融资。收获资本青睐的背后,是对产业升级的不懈努力。

  蛋品赛道机会巨大 选择它并非情怀

对于懒龙龙最初的业务方向,祁建华坦言,“我们对蛋品本身其实并没有想象中那么有情怀,只是当时看了十几个项目,包括农业、宠物后市场、人工智能等几个大的赛道,去做数据分析、大数据的查看。最后我们发现,从数据上和大势上来讲,农业中的蛋品是个很不错的赛道,而且在未来五到六年内也许会发生一个翻天覆地的变化。”

为什么会这么说?祁建华告诉亿邦动力,这主要是从两方面进行评估和考量。

最为明显的就是,蛋品至今没有出现一家巨头公司。蛋品全国流通范围的销售额大概是在3000亿元,到终端零售的销售额基本是5000亿元,在市场处于初级阶段时,还没有“独角兽”,那就代表还有很大的空间和机会。

另外很重要的一点预判是,中国农业或将于五年后迎来新的革命。眼下,中国大概有三亿农民,平均年龄接近58岁,而每年学农业去务农的毕业生只有2万人。五年以后的平均年龄会到63岁,人才会出现大量的缺口。

再将国内外情况来对比,在中国,蛋鸡的人均养殖量基本在8000只,而在美国,这个数字接近于20万,所以中国的农业还是比较落后的。但是随着国家不断发展,年轻人开始不断回到城镇,一二线城市发展已经慢慢进入到平稳增长阶段,三四线城市及农村就是中国未来发展的一个重要方向。

“在这样两个大的背景下,我们觉得蛋品未来可能会有一个很好的走势。五年以后中国的农业会迎来新的革命,即从传统农业变成现代化的工业农业,这也是不错的契机。

所以我们认为懒龙龙也好、其他生鲜的创业者也好,其实是站在了未来整个供应链发展的风口上。在这个时间节点进入,有助于抢占市场、站稳脚跟。这中间应该能够出现推动行业的变革者,我们觉得这是一件比较伟大的事情。”祁建华说道。

  直击行业两大痛点 改造产业链打通流转周期

针对蛋品市场两个比较明显的痛点,懒龙龙有自己独特的打法。

第一,产业链相对落后,几乎没有被互联网触及到。线下的产业链从一颗蛋的出生到进入超市,大概需要8-12天,涉及到7-8个环节,与其他传统行业一样,有过多的流转周期,浪费了很多人力和物力。懒龙龙将所有的流转周期打通,形成整个系统的数字化。

供应链、进销存、财务、物流、CRM、BI报表这6个核心环节的系统信息化,意味着一颗鸡蛋从母鸡饲养到出生、收集、运输、入库、经销、到达用户的整个流程都可在线上完成并可监控。

信息流的打通在让大家无缝衔接对接信息的同时,还大幅提升了货品流转效率。据祁建华介绍,传统经销商流转货物到仓库的周期大概是10天,而懒龙龙已经缩短到了1.5天,提高了6-7倍的速度。

此外,传统经销商平时的库存基本是其售卖天数的3-4倍,懒龙龙可以基本做到1:1,保证在库时间短、整体流程有效率。

“在这样的前提之下,我们必然能够让出足够的利润点,给到消费者。整体来说,懒龙龙比普通的传统经销商、竞争对手的成本要低上8-10个点,把大部分都给了我们的客户。这就是我们做产业链改造后换来的,说白了就是我比你做得更快、而且更便宜。”

第二,目前中国的食品安全依旧是个很大的问题,蛋品也是如此。懒龙龙为从源头开始控制蛋品品质,还横向纵向进行业务拓展,除了收集蛋品,还会涉及到饲料、种鸡和疫苗、兽药等不同的生产环节。

“懒龙龙未来两年内都会基于从品质到安全的考虑,建立一整套全程可追溯的SKU,让每个人都能知道这颗蛋的来源和品质,知道从哪里生下来、有没有抗生素等,从源头开始抓起,让老百姓能吃上放心、安全的蛋。”

  要比别人快半步 两年内开始操作自有2C品牌

2019年12月,懒龙龙完成2400万元A轮融资,彼时祁建华公开表示,本轮融资将用于向杭州、宁波、无锡、合肥、大连等华东地区城市的扩张,将继续在蛋品产品链的流通环节往上下游延伸改造,同时考虑建立自有的2C品牌。

对此,祁建华告诉亿邦动力,懒龙龙可能会在5年内覆盖蛋品渠道,也不会涉及更多的SKU。“当然蛋品的定义不一样。蛋品不单指鸡蛋、鸭蛋、鸽子蛋的流通环节,我们可能会以品为核心逐步涉及全通产业链,例如饲料、种鸡以及蛋品的加工产品,例如蛋液、蛋白粉等,甚至还会涉及到鸡笼、现代化设备、厂房等。”

至于自有2C品牌,他表示应该在两年内会开始操作,但具体时间还不方便对外透露。

据了解,懒龙龙在上海的市场占有率为8%-10%,在苏州、常州的市场平均占有率大概在10%,2019年的GMV为5亿元。对于懒龙龙2019年的表现,祁建华认为是在预期之内。“我们在2019年的GMV比2018年增长了3倍,这是做得不错的地方,但我们也不得不承认还有不足的地方。

例如我们的市场占有率达到接近10%,但我们的渗透率可能只有60-70%,在物流的时效性、对客户产品的差异化上依旧做得不够。所以我们2020年会在这里大量发力,争取渗透率提高到90%以上,能在交给客户的个性化差异化方面做得更好。”

对于懒龙龙的定位和目标,祁建华的想法是:一直比别人快,不是一步或两步,而是半步。“我觉得所有的东西其实是有一个守恒定律的,每家企业都希望我们能超越别人很多或者几倍,我对此持否认的态度。

因为你在不成熟的时候,希望迭代别人两次,必然会需要投入大量的资金、资源、人力、物力,这并不是个明智的选择。在这样的前提下,懒龙龙的定位很清楚,那就是能够永远比竞争对手快半步,让他们永远相差我们一年至一年半的时间。”

  彩蛋Q&A

目前来看,无论对蛋品市场还是整个生鲜市场,产业互联网的融合程度都还比较低。亿邦动力对话祁建华,他表示想要产业互联网更好地赋能传统产业、改造产业链,关键在于建立“标准化”。

亿邦动力:在农副产品/生鲜行业,产业互联网的融合程度如何?

祁建华:很低。其实有个很象征性的指标,标准化是对于改造很重要的前提。而这种标准化核心的评判者并不是厂家,今时今日的互联网其实是以消费者为核心的,消费者是不是对农产品有标准化的认识,并且有相对标准化的产品是关键。

生鲜当中有太多非标准化,举个例子,一棵青菜,如果带虫眼,有多少老百姓会觉得这是好的呢?我相信不会超过50%。年长的觉得虫能咬过说明其农药残留并不多,是安全的,但是年轻人会觉得这颗菜太丑了,我想买更好的。所以在老百姓的认知里,本身就没有标准。

反之,如果没有一个标准,何来所谓的改造成功?反向看一看国外,国外的农产品到底怎么样?他们的标准化早就建立完了。老百姓去超市里买到的东西无论从规格、大小、包装都几乎一致,包括蛋品,中国还会看到很多散装蛋,国外所有的都是盒装蛋、品牌蛋,这是个很明显的差异。

从老百姓的认知来看,什么是好与不好?其实他们看到的更多是时间,比如看鸡蛋保质期是多少、有机的还是无机的、白色还是褐色蛋;从青菜来看,就看新鲜度,因为那里的菜品都是包装完毕的,不会有那么多机会去选择。

那什么叫做工业化?无非两件事。第一,中国老百姓从小孩子开始就让他明白农业的东西当中什么是好的、什么是不好的、什么是该拿的。当然这会耗费很多时间、人力、物力,而且并不一定能达到很好的效果。

第二,从原产品开始,如果我们制造出来的产品都是合格且标准化的,让老百姓满意、吃得放心,那他们在超市只能买到这些满意的产品,这样过两三年,他们就再也不会去看其他的东西。

如果他们买到的菜都是两颗、三颗一包装、也都没虫眼或是农药残留,谁还会去买有虫眼的菜呢?

现在有了很多高科技的大棚和产品,这只是一个标准化的开始,但如果说这是一种标准化的成立,我觉得还远远不够。当老百姓觉得我买这个就应该是这样、我不需要其他多余的选择时,才叫标准化的建设达到了高的水平。

亿邦动力:应该如何利用产业互联网带动整个行业如何深化二者之间的联系

祁建华:其实我和很多创业者和投资人聊的时候,大家都在说产业互联网是不是可以带动后端的供应链。而在考虑这个问题之前,还是要先明确产业互联网的概念以及互联网本身的价值在哪里。

我个人认为,互联网本身是一个基础建设,就像电它本身只是个基础能源,如果没有电灯、电话等这些附加产品,其实它没有任何意义。

回到互联网,如果没有手机、大数据等产品的诞生,其实互联网本身也没有任何意义,只是一个信息流,所以其实它需要很多的产品衍生和嫁接才能创造出一些新的价值。

产业互联网的升级需要有三个部分,或者说是供应链的升级要有三个部分。

第一,技术。中国这几十年快速发展,基本都做的是加工代加工和很基础的产品,能够做到成本很廉价,但是技术含量很低,我们需要很多创新突破。所以我觉得在互联网介入当中,技术和信息化的积累能够提高到更快的速度,能够更容易创造出来,这是对供应链升级很重要的一个部分。

第二,人才。所有供应链当中,还需要会使用和理解它的人。中国经济高速发展当中产生两批人:农民工、产业工人,就是很基础的、不断给大家生产、为中国制造带来很大动能的人;高精尖的白领和人才。但是中国现在缺乏的是一些蓝领,能为技术去创新的人。

我觉得那些真正电工和电子技术做得好的、能够不断与高科技科学家不断配合的、能够看得懂和执行下去的人,对中国未来的发展很重要。

第三,市场。所有的科技和人才都是要市场的平稳,而互联网就是很好的平台,形成了巨大的内销。外部应该让国外的人相信中国的产品不单单是便宜,而是品质会更好,并且能够通过网络买得到且送达及时。

我觉得这是真正供应链升级的三大前提,而产业互联网是对他们提高赋能的累加,让他们能走得更通、更快、更扎实。

亿邦动力:请用一个词形容行业的2019年。

祁建华:刺激。因为蛋品从今年看,价格上下浮动(最高点最低点)接近百分之四十几。懒龙龙的发展速度在促进行业不断洗牌,快速迭代、快速打仗,我觉得也很刺激。

亿邦动力:您认为行业在2020年会有什么趋势/新动向

祁建华:也用一个词的话,就是机会。2020年中国整个经济发展也许依旧不会是急速上升的状态,但是大潮退去以后真正有能力、有价值的公司反而会浮现得更好,我觉得这个机会是给所有有能力的创业者所提供的,农业蛋品也是一样。

2019年蛋品价格特别高,我们觉得2020年整个养殖量和价格不会有2019年这么完美,大潮退去以后应该真正能让传统经销商思考如何能将蛋品行业做得更加完善,怎么能为老百姓提供更安全、更可靠的蛋品。

文章授权转载及企业报道,请微信 nsjxms 农世界小秘书,添加时请注明公司+姓名+职位;如有具体作者来源信息,请在作者栏注明文章来源。授权后擅自修改文章内容,经查实后一律追究法律责任,并永久拒绝授权。凡来源于农世界网的内容,其版权均属农世界网所有,文章内容为作者观点,不代表农世界网(nongshijie.com)对其观点赞同或支持。寻求报道,请点击这里

参与讨论

所有评论

热门文章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