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智种网」我们何时成为蔬菜种业的强国

农世界网     2019-04-10 来源:农世界网

图片来源 / 大洋网

国内种业现状:2018 年,种子企业 5808 家,较 2010 年减少 2892 家,较2016年最低值增加 1492 家。

从企业结构来看,2018 年,瓜菜类(蔬菜)企业数量最多,达到 2940 家,较 2016 年大幅增加,增加 110%,增加 1540 家。

2018 年,瓜菜类(蔬菜)企业数量最多,达到 2940 家,较 2016 年大幅增加,增加 110%,增加 1540 家。中化先正达,中信隆平高科虽然双进世界种业八强,中国蔬菜种子公司近 3000 家,数量多但不强,在世界上尚没有话语权。是时候了解下全球蔬菜种子的产业情况。

  前言

全球蔬菜种子需求量迅速增加,在过去几年几乎增长了一倍,且蔬菜种子的贸易已超过谷类种子贸易,呈现大规模的显著成长。由于环境暖化造成全球气候变迁以及人口持续增加,全球粮食安全成为一项重大挑战,这也带动蔬菜种子在销售上很大比例的增加。

另一方面,世界各国都目睹了转基因与基因编辑技术的潜力,并将其应用于开发新品种和杂交种的战略规划中;此外,全球农业的作业标准逐渐提高,这些技术有助于降低蔬菜作物的栽培成本,从而促进蔬菜种子市场的成长。

优良种子是成功种植蔬菜最重要的因素之一,蔬菜种植面积扩大、杂交种子采用量增加和耕地减少等因素,正在为全球蔬菜种子产业发展创造更广大的空间。

由于蔬菜价格高于谷类作物,蔬菜种子的价格可能也会高于谷物种子,这也促进了农民或企业生产蔬菜种子的意愿。目前,蔬菜种子的全球总体潜力尚未被完全开发,反过来又为市场成长提供了更多的机会

  市场潜力

(一)对蔬菜需求不断增加

依据联合国粮农组织(FAO)与世界卫生组织(WHO)的主张,增加全球蔬菜和水果消费是一项重大的公共卫生挑战。目前全球大约有 10 亿人营养不良,这种状况导致出生缺陷、精神和身体疾病、免疫系统衰弱、失明什至死 亡等问题,各国组织正在努力提高民众对蔬菜健康益处的认识;换言之,全世界对蔬菜的需求也在增加。

在低收入国家,人民会优先考虑满足热量需求的蔬菜,尤其是块茎、根茎和豆类等淀粉作物,它们是这些地区饮食的主要成分;然而,像在美国或欧洲等高收入国家,对各种季节性和非季节性蔬菜的需求很高,因此形成蔬菜进口量也很高的情况。

在过去的 25 年,全球蔬菜产量成长了一倍,全球蔬菜的贸易总值也已超过谷物贸易。从 FAO 的统计资料显示:2017 年全球最大的蔬菜生产国为中国,其次为印度、美国、土耳其与俄罗斯,这些地区的蔬菜产能和产量(yield and production)均有所成长,蔬菜产能增加的主要原因是使用高产蔬菜品种与杂交种。

目前,杂交技术被应用于几种蔬菜作物,如:番茄、茄子、辣椒、甘蓝、花椰菜、萝卜、胡萝卜以及葫芦科作物,大量蔬菜品种种子的出现也导致如甘蓝和番茄等蔬菜种子的高替代率。

对于全球各地不断增加的蔬菜需求,现阶段只能通过使用高产和杂交蔬菜种子来达成;优良蔬菜种子可使作物产量提高 25-30 %,而对蔬菜需求的增加则直接影响蔬菜种子市场的成长。此外,随着产能的提高,种植蔬菜带来的高利润是刺激市场成长的另一个重要因素。

(二)杂交种子使用的增加

杂交品种种子的技术使用和许可,在全球市场的驱力上发挥重要作用。快速发展的技术创造出新的、更能承受恶劣气候和天气条件的高产能品种与杂交种子;随着农民对杂交种子认知的不断增加也助长了种子替代率的提升,从而产生更多需求。

农民对新的杂交和高产能品种(HYVs)感兴趣,因为它能提供更好的生产结果与回报;此外,由于投入的需求门槛较低,农民正在转向使用新品种及杂交种子。杂交改良品种种子所种植的作物往往无法产生具繁殖力的种子,农民一旦使用此种子将成为这些种子的常规购买者,这使得市场需求更具有永续性与前景;由于收获产生的种子无繁殖力,因此农民需要适应市场持续引进的新品种,且农民需不断与种子商保持联系以确保栽培品质。

另一方面,地方政府(特别是在发展中国家)正致力于向农民宣传杂交改良种子比传统种子具有更多益处,政府鼓励农民使用新的杂交品种,政府的这种介入有助于种子公司和卖家获得农民的信任。

(三)人均耕地面积减少

依据统计资料,2005 年全球人均耕地供应量约为0.22 公顷,2017 年降至0.19 公顷 ;由于人口稳定成长且耕地面积持续减少,估计人均耕地也将继续降低。未来,人均耕地面积减少是世界农业生产的主要关键点,这也被认为是种子产业的驱动力。

透过使用高产能品种和杂交品种,可以从缩减的人均耕地中获得更多产量以回应更高的粮食需求,这种趋势鼓励农民将栽培重点从传统的种子来源移转到包装良好、回报率高的有希望的种子。

由于人均耕地逐渐减少,发展中国家目前正鼓励企业和农民集中耕地资源进行契约农业;不断增加的契约农业履约型态,使大量农民重视关键种子的选择,因为这将能保持产品品质的均匀性与产量稳定,它正在帮助卖方(种子供应商)获得永续性需求以及种子的大量销售。

此外,蔬菜种植面积的积极变化可以归功于农民因土地供应减少但仍期望获得更高的收益;人均土地供应减少导致利润减少,尤其是种植谷物的农民,迫使他们转向经济作物和园艺作物以增加他们的收益,进而导致蔬菜种植面积增加。由于土地使用从谷物生产转向蔬菜生产,蔬菜种植面积的增加最终有利于对蔬菜种子需求的提升。

  市场限制因子

(一) 高生产成本

全球蔬菜种子的开发和推广程度低于油类种子,蔬菜种子低普及率的主要原因是种子成本高,杂交蔬菜种子生产涉及昂贵的人力操作,这导致生产成本无法下降。影响杂交蔬菜种子生产成本的其他因素包括:

•为了生产高品质的杂交种子必须提高作物的健康

•除雄和授粉需额外支出人力

•采后作业

上述影响因素导致杂交蔬菜种子的生产成本比普通商业蔬菜种子高出 3〜4 倍,除雄和授粉的支出是影响种子生产成本的最大因素,其中番茄、茄子、辣椒、辣椒、葫芦等作物的除雄和授粉成本通常低于其他蔬菜,因为这些果菜类作物会产生大量的种子,且单位面积土地只需要少量的种子来种植。

相同的作业程序在甘蓝、花椰菜、萝卜、芜菁、洋葱和胡萝卜等作物,由于种子数量有限或花朵部分的授粉困难,相对成本提高许多。

此外,采后作业如种子提取、干燥、杀菌剂处理和包装等也会导致额外的成本支出。发展中国家的农民无力承担杂交种子的高价格导致市场成长缓慢;然而,在中国及印度等国家,各种种子公司正在采用廉价劳动力来降低杂交种子的生产成本。

(二)种子的易衰败性

与耐储的谷物不同,蔬菜种子在自然环境下的衰败是可预见的,这成为蔬菜种子运输和储存的问题。发展中国家在种子储藏和运输基础设施效率不高的情况下,这个问题变得更加严重;蔬菜种子易衰败的特性是贮运和利润损失的主因,而储存效率低落和储藏损失也会受到负责仓库和物流管理的底层员工缺乏足够认知的影响。

种子的易衰败性除了导致利润或储存的损失以外,甚至还会影响种子产品的及时分配以及供应商、零售商和购买者之间的公司定位与效率等问题。

企业需要透过专注于种子改良和种子包装来改善种子的保存期限;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任何关于全球商业种子损失的评估数据公开在公共领域,因此它一直是全球蔬菜种子行销人员关注的问题,并被视为该行业发展的一个限制因子。

(三)高研发成本

新品种种子的研发不仅是一个耗时的过程,而且还需要高额投资。目前由于新兴的转基因技术和蔬菜种子市场不完全普及,以及其他作物种子 (如谷物)的庞大市场,该行业中很少有公司专注于蔬菜种子的研发,主要参与者更愿意在非蔬菜种子业务上花费更多的研发费用。

此外,当地和区域参与者经常遭受来自跨国公司的竞争,促使他们仅能以较低的利润工作,并且必须在产品促销上花费更多,这导致蔬菜种子产业的研发投资常常造成预算赤字。

研发投入的减少以及缩减对研发的关注,往往使种子的最终买家 (农民)选择留下与传统种子来源无异的种子,这阻碍了农民购买新的改良的种子,最终会影响产业的成长规模并成为市场发展的约束。

(四)市场存在假种子

特别是在发展中国家市场,市场上存在冒牌或假种子是该行业面临的主要挑战。该行业中有少数当地公司生产假种子,透过出售较低价的种子以从真正的企业手中抢走市场。

此外,一些公司以类似于真正企业的包装销售假种子产品,这会影响真正企业的收入并破坏他们的品牌声誉,通常发展中国家对此类活动缺乏法律制度或是规范不严格,或者不被严格遵循。事实上,由于这些问题不受重视,公共领域没有可用的记录来显示冒牌种子的影响程度以及由此所造成实际市场规模的损失。

  市场机会

目前全球主要的种子企业似乎很少选择扩大其蔬菜种子部门,特别是市场投资和新产品研发。然而,蔬菜种子市场以高投资报酬率闻名,这意味着该产业的种子公司有机会扩大和投资新的地区市场,以及专注研发可抵抗病虫害侵害或者具有耐候性的先进新品种种子产品。

(一) 高投资报酬率

发展中国家正面临蔬菜种植面积的增加,这种成长是为了对应蔬菜需求的成长和蔬菜种植者的积极回馈。随着蔬菜种植面积的增加,预计蔬菜种子市场将具有更高的发展潜力并且需求量也会增加。

中国和印度等发展中 国家蔬菜种子市场前景广阔,对跨国公司来说尚未开发的发展中国家市场是另一个良好机会。

此外,如果探讨生产种子的环境或设施,发展中国家市场将变得更具吸引力,这些国家的农民与劳动力成本比发达国家便宜,这意味着种子公司将可透过降低生产成本来实现增加利润的机会。

(二)蔬菜种子中的转基因作物

虽然全球有部分国家宣布转基因技术所创造的品种禁止应用于商业种植,但许多报告显示此技术已被证明是农业研究中被采用最快的技术(无论该地区是否允许商业种植)。

蔬菜植物的含水量较高,大多数蔬菜作物需持续监测以防止杂草和昆虫侵扰;由于转基因蔬菜可以减少农药、劳动力和相关支出的成本费用,农民可能会对这项技术所产生的新品种感兴趣并希望能引入栽植。

在孟加拉,由于强烈的政治性目的,抗虫基因的Bt 茄子 2013 年被批准种植,2014 年有20 个小农在其农地上种植了第一批Bt 茄子;估计Bt 茄子每年将为孟加拉约15 万名小型茄农带来2 亿美元的净额外经济效益,这项突破也鼓励了其他希望在未来几年种植转基因作物的国家。

至于菲律宾和印度,他们打算商业种植相同的生物技术作物但被批评者阻止;农民和科学家们仍希望这种作物能够最大限度地减少杀虫剂使用同时保护农民健康。

尽管转基因作物有各别的优点,但目前尚未研发出很多转基因的蔬菜品种,因此转基因蔬菜的研发与销售如同产品改良一样被认为是开拓市场的机会。与其他任何技术相似,生物技术无法回覆所有农民的需求。

然而,有了生物技术作物的获益证明,对于正在寻找农业问题解决方案的农民来说,这种技术带来的优点是不可否认的。

世界人口在2050 年预计将达到90 亿人,全球的粮食产量需求将增加一倍,为了满足此需求,农业工具箱中的每一种工具都是改善饥饿和贫困所必需的。

番茄、甘蓝、甜椒和莴苣的蔬菜种子市占率超过30 %。番茄种子在蔬菜种子市场的占有率最高(10.69 %),其次是甜椒(7.05 %)、甘蓝(6.41 %)和莴苣(6.34 %)。

根据 ITC 的统计资料,2017 年全球蔬菜种子的主要出口国(出口额)为荷兰(37.8 %)、美国(14.7 %)、法国(11.5 %)、智利(3.4 %) 和以色列(2.9 %);而全球蔬菜种子的最大进口国分别是荷兰(12 %)、美国(8.9 %)、墨西哥(7.4 %)、西班牙(6.8 %)和意大利(4.7 %)

新产品发布和产品开发是业内顶尖企业最常用的策略,其次是研发和销售地区扩张的投资。在过去五年,孟山都公司一直是蔬菜种子行业战略发展方面最活跃的公司,其次是 Nunherms 公司,其为巴斯夫子公司,专注于蔬菜种子开发。

从市占率分析结果显示,市场集中度评估的Herfindahl-Hirschman 指数 (HHI)低于1,000,显示全球蔬菜种子市场属于高度分散的竞争型态。

全球蔬菜种子销售中,前七大业者占有超过一半以上的市场(约54.12 %); 最主要的业者是 Monsanto(11.26 %),其次是Groupe Limagrain(9.40 %)、Syngenta(8.50 %)、Sakata(7.69 %)、Nunhems(7.50 %)、Rijk Zwaan(5.25 %) 和Takii &Co(4.50 %)。

是时候思考:我们是蔬菜产量大国,我们何时成为蔬菜种业的强国?

文章授权转载及企业报道,请微信 nongshijie1 采访小助手,添加时请注明公司、姓名和来意;如有具体作者来源信息,请在作者栏注明文章来源。授权后擅自修改文章内容,经查实后一律追究法律责任,并永久拒绝授权。凡来源于农世界网的内容,其版权均属农世界网所有,文章内容为作者观点,不代表农世界网(nongshijie.com)对其观点赞同或支持。寻求报道,请点击这里

参与讨论

所有评论

热门文章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