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极飞科技CEO彭斌:科技如何改变传统农业

农世界网     2018-10-13 来源:农世界网

极飞科技CEO 彭斌

2018年10月10-11日,2018农世界创业大会在深圳安蒂娅美兰酒店隆重举行,本次大会的主题为“创新、协同、共赢”,由农世界网携手10家联合发起单位中农网大丰收极飞科技海升集团、美德鲜供应链、大三湘老刀网络天天学农农博创新有量共同发起。

为更好的宣传展示中国农业的新成就、新成果,大会邀请了近1000位农业行业上市公司、农资、科技、服务、金融、种植、养殖、供应链、电商平台、社区团购、资本等领域的CEO 参会,60 位行业重量级嘉宾现场分享观点及思考,现场设有特别展区,呈现中国农业最先进的科学技术及产品服务。

大会旨在学习交流合作,推动中国农业与世界农业接轨、同步、赶超等理念,以充分发挥自主竞争优势,促进企业与企业之间的协同关系和共赢局面,实现品牌国际化、互联网化、科技化,让中国农业走向世界。

以下是由农世界网整理的极飞科技CEO彭斌的精彩演讲:

彭斌:大家上午好,很高兴参加农世界创业大会第一次大会,我演讲的主题是《科技如何改变传统农业》。我跟大家分享一下我的一些想法,我和廖总和乔总结缘,很感动的一点就是他们很认真地做农业的事情,我也非常支持他们,我们希望所有做农业的人通过这样的一个平台连接起来,极飞科技本来是农业行业的行外人,我们本来做无人机和机器人,在那些领域有创业创新,我07年创业到现在今年是11年,我向大家介绍一下我们公司的一些情况和业务。

07年到现在11年的时间,极飞科技到今年6、7月份在中国和海外有1400名员工,我们之前2011、2012年有很多的无人机航拍的业务,2013年之后我们确定扎根在农业领域,所有业务都是围绕农业和科技。

过去几年无人机成为很多领域的选择,比如无人机非常酷,旅游的时候有更多的视角,无人机的第一大市场目前是航拍摄影,我们总部是在广州,是广东省的企业,我们在河南和新疆也有运营的基地,开拓了当地的业务,在澳大利亚和日本也有两家公司,在海外做业务延展。

下面我和大家聊聊科技怎么改变农业,这些数据大家应该都了解,也反复研习过,这些数据其实是我们这些企业生长的土壤,这些数据我们研究透彻之后我们会更加有方向,首先是中国20亿亩的耕地,我开车行驶过10万公里,这么辽阔的土地,从南到北,从西到东各不相同,在南方一家人种几亩地,东北一家人可以种几千亩地,西部是旱地种植棉花,虫害种类也不一样,还有江苏的盐城有水稻,都是完全不一样的场景。

农业从业者现在有三类,之前媒体采访我说中国的农业是不是很缺人,我说现在有3亿人是农业的生产者,不缺人,只是人才的结构可能和我们想要的那些结构不同,但是我们不能马上改变,因为源头的流动和变化是一个缓慢的过程。

我们最低保守估计中国有86亩次植保体量,这是我们基本的一些数据,还有一些乡村人口的变化,刚才我们说中国以前有6、7亿人口从事农业,现在是3亿人,从业人员是逐年下降,这个线代表了中国社会的发展以及城市化的进程,过去16年下降了21%,这个趋势还会继续,未来不到10年的时间还会下降百分之十几,所以农业的从业人口从3亿也许会递减到1个亿。

65%农业的从业人员都是老人,可以看到乡村有6600万以上65岁的老人,城镇里面特别是镇也有2000多万,这个数据看到农村的人口老龄化是非常严重,再扣除妇女和儿童3亿人就剩下没有多少了。

中国有2700万台拖拉机,这么大的保有量,比如水稻有85%都是用机器收割的,但是有一个问题是居然没有一家科技公司可以把收割水稻这个事情连接起来,我们城市里面有美团,有滴滴打车,但是农村里面就没有“滴滴收割”。

中国占全球总耕地面积的8%,但是中国有全球19%的人口,我们必须大量用化肥保证农作物的生长,因为没有产量就饿死了,很多地方的农田产量远远高于美国和澳大利亚,我们的亩产量非常高,所以我们国家战全球化肥、农药总用量的35%,这个过程是非常粗放的,这个过程又有60%的化肥和农药被浪费,怎么解决精准施肥的问题,怎么精准喷洒农药的问题这些都是商机。

这些东西留到土壤里面,又流入到水源里,又被我们喝下去,所以谁可以解决这些问题,谁就可以获得市场。

我们看数据每年有10万人因为农药中毒,20%都会死亡,所以这些工作未来越来越难做,也没有人做,当时我们在陕西的关中平原,看到超过60岁的老人还在玉米地做工,所以我认为谁可以解决这些问题谁就可以获得商机。

我们是一家科技公司,我们是在农业领域的科技公司,我们所有的思考方式都会基于大的环境和土地,我们怎么做出优秀的产品解决这些问题?这个行业有大量嘈杂的声音,比如农药,各种各样的问题,以及这个行业有历史传统的问题,我们怎么看到这些价值所在?

我们讲的第一个点是我们五年前开始第一次把农业无人机做我们公司的方向,2013年我们到新疆拿了一个测试的样机测试之后,感觉无人机的效率是非常高的,比拖拉机高太多了,拖拉机一来一回一天打不了几亩地,当时我们的第一感就是这项科技产品一定有效率,但是有没有销路我们不清楚。

从2013年到2017年年终我们都在推广,都在让用户和农户知道无人机是有效果的,2017年之后这些事情没有人置疑了,也有大量的学者和专家以及领导都认可这个事情,今年2018年我们9月1日做了一个新疆的“秋收起翼”的活动,当时的效率就是五分之一的地都使用无人机喷洒,我们是怎么做到的?

三个点,过去都是围绕这三个点,没有考虑用户是谁,没有考虑省钱,我们考虑的一定是效率,规模上去之后成本就下来了,所以精准是我们考虑的第一个要素,我们知道的一个数据是我们大量的农药浪费了,精准是第一。

第二是智能,因为人越来越老也越来越少,年轻人是不会干非常辛苦的活的,有一个领导说传统的农业人用无人机喷洒农药一定会有幸福感。

第三个就是效率很高,这毋庸置疑,飞机的效率各个地不同的环境需要测试。

这里也有一个小的视频可以看到,过去的五年之间我们喷洒了大量的农作物,不仅是中国的,也有国外的,红色的就是国外的。

第二个就是物联网,我们极飞科技之前是想给无人机提供一个更新的环境,我们对于物联网有一个思考,今天大的方向是往产品追溯,但是我们思考的问题是它至少要具备三个以上的条件,因为目前做农业物联网的公司总体的营收要比无人机少,首先要非常非常易用,因为农田非常广阔,安装非常麻烦,中国的传统农业从业者就不会使用,第二个一定要联网,不能联网就没有价值,第三个就是要非常非常便宜,便宜到什么程度?就是一两百块钱这个水平,每一亩地都做这个传感器系统的话也是一个非常非常大的市场。

第三个是大数据,这是更远一点的方向,我们说很快,要多快就靠我们所有人的努力,我们四五年前从事无人机,有人说十年后这个可以普及,二十年也有可能,但是三五年就开始流行了,大数据也一样,我们知道大数据的价值非常大,我们都对大数据有好感,都认为它可以帮我们做很多很多的事情,但是大到什么程度,可以为我们提供什么帮助,我也总结了三个点,早期有人认为我们是做数据收集的公司,我说错了,不是这样的,我们还被嘲笑过,说我们的田都打完了,你们还在测绘。

所以我要说的第一个词是即时,你拍完了数据五天十天才有结果出来的话没有什么价值,或者价值大幅度下降,第二个定以服务型提供的,一个是项目的初级阶段,就像你的手机一样,你可以感受到它特殊的存在,第三个就是可以帮助你决策,大数据只是让你看不能决策是没有用的,所以我决定一定要融入AI,数据丰富到一定的程度,就可以做这些事情。

农业领域我们关注的是通过大数据获取农田的特质,我们在地面上收集降雨、风速等等,这些都需要足够长的时间才获取到有价值的东西,最后我们希望通过这项技术输出一个“处方图”哪个地方什么情况上面都是一目了然,这些是我们对于大数据未来的一个看法。

最后这是一张我们极飞科技自己的研发人员构建的一个对于农业科技的一个场景图,这个里面包括天上飞行的测绘的无人机,地上是采集数据的物联网摄像头以及传感器,还有田地里面的无人机,以及有自动驾驶导航的拖拉机,所有的产品连接成一个网络提供相应的数据和支持,这是我们极飞科技努力做的事情。

我们所有的努力都是为了什么?抛开商业,我们其实所有的目的都是为了能够让环境可以持续,产业可以持续,我们要降低农业,我经常说无人机行业未来最大的价值在哪里?有多大?我说我们可以节省50%的浪费,这就已经是一个巨大的成就了。

文章授权转载及企业报道,请微信 nongshijie1 采访小助手,添加时请注明公司、姓名和来意;如有具体作者来源信息,请在作者栏注明文章来源。授权后擅自修改文章内容,经查实后一律追究法律责任,并永久拒绝授权。凡来源于农世界网的内容,其版权均属农世界网所有,文章内容为作者观点,不代表农世界网(nongshijie.com)对其观点赞同或支持。寻求报道,请点击这里

参与讨论

所有评论

热门文章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