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新农业100人|独家签约200个专家,赵广的「天天学农」瞄准800亿农技市场

农世界网     2018-04-11 来源:农世界网

天天学农创始人 赵广

天天学农成立于2017年,这是赵广第二次创业,创业前在华为工作了8年,80后重庆奉节人。

赵广和大丰收创始人闫子铜是中大校友,从中大毕业之后,他在华为工作了八年多。做天天学农之前,也曾有过一段创业经历,2015年10月从华为出来创业,做了一个线上开发者服务众包平台,拿了一轮融资。去年年初,赵广把公司卖了,虽然公司当时在行业里小有名气,但当时行业里已经有巨头存在,觉得市场空间还是有限。

之后,闫子铜建议他到农业行业来看看有没有机会,他跟着大丰收的市场和销售在线下跑了两个月,发现农技服务市场有着非常大的空间。

回来后跟大丰收创始团队一沟通,大丰收在运营过程中也发现了这个痛点,平时卖农资,农户希望能给他们额外提供一些农技服务,比如像试验示范等,但大丰收的服务最终承接的是农资产品的解决方案,农户更希望有一个平台,可以给他们提供专业的农技服务。

后来大家一致认为农技服务可以单独运营一个项目,于是快速启动,立马成立天天学农公司。

天天学农团队

  学农先拿的钱还是先有团队?和大丰收是什么关系?

赵广: 我们是先启动项目,再找的人。

大丰收是我们的天使投资人,大丰收只占一点股份,剩下的全部给了团队,后期会在资源上提供一些帮助。

大丰收前期除了提供资金,主要是帮天天学农梳理一些行业上的坑,扫清一些障碍,让我们尽量少走弯路,我们觉得这比提供资金的意义更大,这才是天天学农最需要的资源,因为这些都是他们在四年成长过程中最宝贵的经验。

学农是一个互联网+农业互补的团队,现在有40余人,主要来自华为和腾讯,团队很大一部分是偏互联网的,每当有一个新来的同事,包括我们产品经理,都必须要先去线下呆一个月接触用户、理解用户,渠道需要自己去拓展去践行打磨,要学会怎么去建立核心竞争力,学会自己去理解用户需求。

毕竟天天学农是偏教育属性的,大丰收是电商交易平台,商业模式不太一样,不能太依赖上层资源,只有自己把产品打磨好后,资源导入才能成为顺理成章的事情。

  学农更偏向于教育?还是培训?

赵广:其实两者都比较接近,我们自己的理解就叫服务,只是说我们用培训和教育这种方式去服务农民。刚才提到有媒体报道天天学农是农业版的“得到”,其实是媒体自己加的,但是我们认为天天学农跟“得道”还是有一些区别的。

“得到”关注的内容会比较广泛,我们关注是一个垂直领域,需要能落地,能落地就表明农民学到的这些知识,可以真正去解决他在种植过程中遇到的一些问题。

农户甚至可以把天天学农当成一本工具书,因为学太多东西他不一定都能记住,但是,我们可以帮他们记起来,只要想了解哪个老师讲过什么课程,他在实际种植过程中会发现,好像刘老师有讲过这个内容,他随时可以返回学习。

所以我们的定位很清晰,课程内容必须能真正能帮到农民,因为只有这样才能可持续化发展。如果只是想通过对课程的包装,抓住农民心理上的焦虑,让他买了你的课程,结果听了以后发现解决不了问题,那你这个课程可能就会对他们的复购产生影响。

  学农的壁垒,与阻力是什么?

赵广:首先我们本身就算壁垒,这里包括大丰收帮我们沉淀了很多东西,第一是专家老师资源, 第二是我们现在产出内容的成本比较低。

我们觉得现在最大的阻力,回归到主题上来,就是你怎么去做内容?怎么去拿捏用户的需求?怎么去选题?因为农业的范围太大了,你怎么做出一个让农民愿意听、愿意付费的内容?这才是核心。

其实农技服务这个事并不是只有我们在做,关于农技的书本非常多,但是为什么这些书农民都很少去买?因为这些书的知识结构,是按纯知识体系来印制的,所有内容就是一本标准的教科书,这些书只适合农业专业的大学生去看。

而我们的目标用户是种植户,是真正在地里种植作物的人,他们受教育的程度和素质不一样,接受不了这种教科书式的学习方式,他们学农技的目的,不是为了上大学考多少分,而是为了解决生产过程中遇到的问题,你不要跟我讲那么多理论上的东西,我也听不懂,你就告诉我这种病虫害我遇到了,怎么解决?怎么样防?怎么解决最有效?

“简单来说,天天学农干的是新型的农技职业培训。”赵广说

天天学农APP

  线上线下服务学农更倾向哪种,和同类项目差异化在哪里?

赵广:我们倾向线上,农民对农技需求有两类,一类是标准化的,一类是个性化的,天天学农是以标准化内容为切入点,当线上标准化内容服务足够的用户之后,个性化需求变成最大痛点时再来做线下,那就属于增值服务了。

我也非常认同农技线下一对一服务,也一定是最高效最直接的,一年能服务几百个用户就差不多了,线下我们也有做,但我们主要专注于制作标准化的线上课程,因为用标准化的产品去拓展市场会非常快,这就是切入点不同,我们就想换一种思路去做市场,但这也是我们跟其他同类项目的差异所在。

农技知识这个事,是属于种植户的刚需,比如:我种得好的沃柑,一亩可以产1万斤,有些甚至能达到1万2000斤,如果种得不好,甚至可能颗粒无收,种植的好与不好,本质还是技术问题。

线下活动

天天学农主要以经济作物为主,因为经济作物的用户他的付费能力和服务意愿非常强,这是从商业角度考虑的,从用户的需求角度来讲,经济作物的用户对农技需求特别强烈,加上经济作物都需要精细化管理,从最开始的品种选择,到怎么去修剪,怎么把这个树形做好,然后营养怎么搭配,哪一个细节没处理好,可能都会影响一年的收成。

现在我们主要以柑橘类课程切入,柑橘是经济产值最大的一个品类,你必须要做,不管谁来做都得要先从柑橘类做起,所以我们就直接先做柑橘,柑橘种植的专家老师资源都会是学农的特聘讲师。

我们现在非常直接,就是做课程,就是卖内容,天天学农项目还很新,目前国内还没有出现同样的模式。

  购买课程的人群主要有哪些?分享一下学农是怎么做内容的

赵广:我们的内容形式比较多元化,音频、图文、视频都会有,因为不同的内容有不同的呈现方式,比如说实操性比较强的要用视频,偏原理性的用音频加图文就够了。

视频制作有室内录制,也有外景录制,在讲选苗育苗、修剪嫁接的时候必须得选择外景录制,课程时间一节一般控制在10-15分钟,如果录制时间太长,用户体验可能会下降,注意力容易分散,所以我们把知识结构和知识点拆细,适应用户碎片化的时间,他们一般都是早上或晚上才有时间看一下。

现在每周都会上新2到3个课程,有种植管理类的较短的课程,也有某个品种的全年订阅课程,由签约专家老师带领种植户完成果园的全年管理,便于种植户系统的掌握这门技术。

我们的用户主要是70、80后,70后占到60%-70%,80后在20%左右,也有少部分60后、90后,现在农村95%的农民都在用智能手机,都会装微信、QQ、头条等应用,他们已经用得很溜。

另外种经济作物的农户种植面积都有一定规模,本身就需要有一定的商业头脑,这部分用户是比较活跃的,愿意接受新事物。

  有爆款课程吗?考虑过授权销售吗?

赵广:有。3月初上线了一个沃柑栽培的全年订阅课程,这两年沃柑特别火,我们的内容是跟着市场来定制的,现在有10000多人在线学习过,课程单价是299元,其中包括试听的和重复收听的用户,数据都是真实的,单个课程实际付费转化率很高。

现在APP上也有免费的课程,而且近2/3是免费的,农户觉得专家老师讲得好,这个技术能解决他的实际问题,觉得免费的学不够,可以选择付费课程,相对于线下一场600到1000的培训费用,我们的课程才299元,价格也不贵,农户可以自己选择。

目前课程还没做授权,也有想过,我们的定位很清晰,模式是PGC平台产出,如果能找到分发渠道,我们会去合作,现在也有一些做内容的,开始接洽入驻到我们的平台上来。我觉得学农跟其他做视频做内容的很接近,大家的资源可以互相开放,都有合作的机会。

新农业100人」栏目留言

  聊聊3到5年农技行业的发展趋势?

赵广:根据行业分析师的精准测算,农技服务市场需求有813亿的规模,是行业里的最大痛点。现在我国种植50亩以上农户差不多有460万,10亩以上的有2000多万,这个群体已经非常大,学农要做的事情是服务整个农技市场。

结合大的行业来看,第一是国家土地流转政策的实施,现在超过30%的土地已经被流转,这让农村规模化种植的人群越来越大,只要规模化种植,农技就是最核心的需求,因为种植户要考虑投入产出,靠的就是科学管理、技术种植。

第二是现在农村的互联网已经基本普及,4G覆盖范围也非常大,往后流量也会更便宜,视频成本还会下降,到时这个群体对互联网的接受程度会更高,80后90后的比例也会越来越高。

第三个是,我们发现消费升级在倒逼作物的品种升级,因为现在用户对吃的东西越来越挑剔,除了要营养健康,还要色香味俱全,最好还要风味独特,为了满足消费者日益挑剔的需求,农业研究所也都在研究和培育新的品种。

只要品种一升级,技术必须跟着迭代,农技的需求只会越来越大,农技细分领域可以做的事情就越来越多,整个团队包括我个人都非常看好这个趋势。

文章授权转载及企业报道,请微信 nongshijie1 采访小助手,添加时请注明公司、姓名和来意;如有具体作者来源信息,请在作者栏注明文章来源。授权后擅自修改文章内容,经查实后一律追究法律责任,并永久拒绝授权。凡来源于农世界网的内容,其版权均属农世界网所有,文章内容为作者观点,不代表农世界网(nongshijie.com)对其观点赞同或支持。寻求报道,请点击这里

参与讨论

所有评论

热门文章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