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专访|SCRY.INFO创始人符安文:区块链是一个分布式的机器人自治系统

CSDN博客    景琦 2018-03-25 来源:CSDN博客

符安文,SCRY创始人兼CEO

2018年初,结识了一位拥有极其丰富阅历的90后女孩。

她上学期间成绩优异、颇有商业头脑;

大学创立的第一家公司即被腾讯收购;

毕业后成为游戏行业的技术翘楚;

她是符安文Eva,SCRY.INFO无域的创始人。

  因为贪玩,开启编程生涯

区块链大本营:据了解,您在读书期间加入了红盟,当时为什么会考虑加入红盟?

符安文:就是因为编程好玩儿,学校学的没有这个好玩儿,没有这个刺激,刚上大学时对一些导弹拦截加密,复杂的工业算法等底层感兴趣,后来看多了就不感兴趣了,就想赚钱。我上大一时候就接了三个外包,大一的时候赚了几百万。但也觉得没意思,做外包跟做产品是不一样的,别人的产品跟你没有关系,于是我们开始做自己的产品。

08年11月注册成立了第一家公司叫蜂鸟互动网络科技做页游。然后,腾讯出资630万把产品给收了。后来,我意识到光靠研发产品并不能很好的生存下来,未来更长期的是市场和运营。但是作为我们一个学生团队只有技术,虽然技术不错,但是走不远,比较迷茫。

我当时很想创业,毕业证都没拿,现在还电子科大的图书馆,然后我还想创业,创业没钱,那么我就要先进一家创业公司,当回到成都时候,我就加入了一家成都本土的公司,一千块钱工资拿了一年,从0开始。我带他们怎么修改产品、产品上线,推海外市场,两年多时间,从最早的5人原始团队涨到两千多人,海外开了5家分公司。

  从游戏行业转行区块链

区块链大本营:为什么后来选择转行农业做食物优?

符安文:很偶然,我们在美国看到了一个农场,很漂亮,种葡萄的,然后旁边有种蔬菜的,有瓜果的都有,同时接触到一个名词叫CSA(Community Supported Agriculture),区域化的家庭农场,他们认为在未来的社会当中,安全的食物很重要,它的东西都非常自然生态,拔出来冲水就可以吃,我们在城市长大的觉得农村好,这种农场田园的感觉很舒服。我刚好在想做什么,就做农业吧。

在国际的传统的商业模式中,第三方的背书往往是由大公司来承担的,一个认证一年下来就几千万,小工厂用不起。我们就想提供一个系统,能够帮他们做数字化信息认证。

14年的Q2,我去见了一个政府的农业部负责人,他跟我说,中国的农业出口一直是受国际市场打压,你做这个软件系统,你就要考虑到你的系统是否真正能帮中国更多的高端的农产品做国际销售。随后,我们就疯狂的在全球去找高端的农产品的需求方。

我们找到苍溪县,做批量的猕猴桃种植,是国家出的钱做有机,第一笔定单就做了三千万美金,整个苍溪县17个供销社,一个供销社下面是几十个农场。

从上游的农场监控,到土壤的PH值,然后到果子全部成熟之后打包,到供应链上飞机,到空运、到落地,我们是每一个箱子里面有一个RFID芯片,读写系统,然后记录成Hash,有些农药重金属值超标,PH值土壤马上就酸性,或者极碱性。

台湾在17年经受了巨大的台风灾害,那时候超过90%的农作物受损,我们要通过供应链系统收钱的,但新签的农场90%收益都没了,这是天灾。此外,农业产品受政策影响也非常大。农业不会是爆发式的,它是很温和的那种,跟互联网不一样。

  从食物优到SCRY

符安文:农业是一个很务实的行业,我们做了三年食物优,也了解了怎么去把区块链这项技术放到更大的领域使用,后来就创建了SCRY。

SCRY.INFO是全球第一个基于真实数据源的区块链开源协议,基于以太坊为开发者提供协议平台工具库,降低其开发区块链应用的门槛;创造真实数据源的共享与应用,让真实数据源和使用者之间形成共享的互利机制,让真实数据更加便捷的进入区块链智能合约并提高普世价值。

作为国际化开源的社区项目SCRY具备图灵完备智能合约系统,全面支持搭建体育事件预测、数据存证、信息市场、民意调查、数据管理、数据查询的产品便捷的建立分类应用DAPP。

我们把区块链看作是一个分布式的机器人自制系统,它具备三个核心点:

1. 第一次Coding编程具备了金融属性且信息不可篡改,发布一次,外网就不能改了

2. 区块链核心是它的智能合约的自治性,不再请求任何第三方,那么你看机器人,未来机器人是不是也是自治。所以你可以把区块链看成一个大规模的分布式的机器人自治系统。

3. 是安全,加密。

你可以把区块链看成一个中间件,而且是一个未来所有行业都必须会使用的一个自治化中间件系统,它不是一个独立的东西,它还是基于HTTP协议,它不是一个独立的,它一定是要跟很多传统的互联网一起去成长的,但是它的优势和特点是在于,有一个共识机制的chain的价值网络做核心,同时基于这个chain去延展出无数的系统发展。

再者,区块链可以保障通讯协议的唯一性和安全性,只有这个私钥和ID,只能通过这个私钥才被调取我的合约。然后,区块链是自动化的,合约写好规则,设定在什么样的情况可以调用需要参数,这样数据进来之后它会自动扭转,所以说,它就是一个分布式自治机器系统。

区块链从来不是颠覆性的,Peer to Peer、分布式存储、数学算法、点对点加密,这都是很多年的技术,分布式存储,1962年美国就发了论文,是一个阶段一个阶段成长起来,完善的技术,区块链它的核心在于它商业模式的变化,它把不同的技术留在了一起,恰好做成了一个全新的商业模式推动,而且可以分布式激励,让每一个参与者去获利,这是一种经济变革的推动,而不是所谓的绝对化的技术的变革这种东西。

区块链大本营:一个传统行业或者说一个垄断性的行业,为什么会要用你这个东西革自己的命呢?能够给它带来什么好处呢?

符安文:如果用区块链自动化的去扭转交易,成本是传统公司的30%,它可以降低70%的成本,还能帮你无国界的扩展更多的市场用户,一个中心化的公司系统很难快速的做到国际化。

  10年后的区块链

区块链大本营:区块链的未来应该是个什么样子,它能帮助人们做哪些改变?

符安文:我觉得区块链是一个很好的工具,是制度管理者的天平,它能够做到跨境支付与结算,能够帮助真正的这个分享经济建立,因为现在市场的分享经济概念都是伪分享,烧钱证明你的价值体系有问题。

为什么币圈年初这么火?是因为他赚钱了啊;他为什么会赚钱,你要思考ICO之后它创造价值的一个机制和体系。

10年之后,每个人身上有个芯片,数字资产中人的行为,金融支付等场景都是可被评级的,都是一个合约。区块链非常神奇的改变了一种全新的基于数字驱动,自动化经济的金融模型,它在未来也是具备极大的市场空间和生存能力的,即使传统行业不支持也一样可以活的很好。

技术人员不应该转管理岗,也不该天天盯着数字货币价格涨跌

区块链大本营:作为一个区块链技术专家,请您给技术开发者提一些建议。

符安文:技术人员最重要的是愿意接纳新事物,技术需要保持创新性,不要对新东西排斥的心理。我们在法国育碧时,技术总监都是白发苍苍的,银发的,一进来我们全部起立,非常敬畏。你看在中国,哪个中国大公司里面一线的技术负责人是40岁以上的,大家全部转管理岗位,这是一种错误,是一种对你行业细分领域知识的浪费。

中国现在技术转管理的人年轻化太多了,往往30多岁的技术人员就不愿意做技术了,这在欧美国家根本看不到,欧洲越年长的技术人员越值钱,而且还是在一线做技术,写代码的质量并不比年轻人差。

从金融市场来讲,金融泡沫,股灾泡沫,10年一个波段,到2020年又是一次泡沫的破灭,每次它的表征是不一样的,但核心的内容是一样的。技术是亘古不变的,有些很年轻的开发者本来有很好的发展前景 ,但天天看着数字货币的价格就废了,你看那个数字货币两年之后还会那样涨吗?

最后沉淀下来一定是做实事,做技术的公司,最后市场上的表现才会不断上拉,如果每天只盯着数字货币价格,你最后会成为炮灰的,因为你不是庄家。

近期活动

3月末,SCRY创始人符安文将在CSDN区块链技术暨应用大会上,为我们带来主题为《数据驱动区块链智能合约DAPP》的分享,SCRY平台的技术背景、生态系统、应用场景是如何规划的?如何吸引众多项目方加入?在月末的区块链大会上,您将有机会和这位链圈女神做面对面的深入交流。

文章授权转载及企业报道,请微信 nongshijie1 采访小助手,添加时请注明公司、姓名和来意;如有具体作者来源信息,请在作者栏注明文章来源。授权后擅自修改文章内容,经查实后一律追究法律责任,并永久拒绝授权。凡来源于农世界网的内容,其版权均属农世界网所有,文章内容为作者观点,不代表农世界网(nongshijie.com)对其观点赞同或支持。寻求报道,请点击这里

参与讨论

所有评论

热门文章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