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大疆」扶持无人机创业团队,成农业植保“天使投资人”

农世界网     2018-03-06 来源:农世界网

▲继坚持不卖飞机的极飞转变思路开始出售飞机之后,强势于销售渠道的大疆则开始聚焦植保服务,两家公司求变的背后体现出商业模式的不明朗。

  效率革新策略 ,扶植无人机创业的植保服务团队

大疆发布的数据显示,截止2017年12月末,已有超过1万名植保飞手选用大疆MG系列植保无人机,包括植保队飞手与个体飞手。经调研,其中只有20%的人可以在农忙季达到月收入1万元以上。

为此,大疆农机提出了2018年的总策略——“效率革新”,针对目前市场上大部分植保队盈利不多,或尚未盈利的痛点逐一攻破。

首先,提高飞手效率。在无人机使用的操作和保养等环节的效率上,植保飞手的经验占有决定性作用。目前植保队普遍由80后90后青年组成,而该职业对作业经验要求很高,从新手到熟手的周期亟待缩短。

为降低植保无人机操作和保养的门槛,让新手也能快速创业致富,大疆通过提供多种作业模板和更安全可靠的飞行系统,用技术手段缩短经验带来的差距。

其次,深挖机器效率。农业植保机最重要的性能是结实耐用,运作高效。如何通过技术创新,提高农业植保作业效率,降低运营和维护成本是关键问题,这需要企业具备成熟的供应链与量产能力。

最后也是最关键的,是激活整个商业模式的效率。目前行业的痛点,

一是植保队的收入结构单一;二是资源分散,信息不流通,植保队和农户间缺乏高效的沟通交流平台,资源流动率偏低。

大疆公关总监谢阗地表示:“人、机器、商业模式的效率提升,能帮助植保队跨过盈亏平衡点,进入商业化的良性循环。”

来自大疆的数据称,2017年平均每台植保无人机作业量较2016年翻一番。随着无人机企业陆续发布新一代产品,机器效率势必将进一步提升,在单位时间内增加作业量。

但从长期来看,由于耕地面积有限且较为稳定,农机市场的商业模式渐趋完善成熟后,市场总体的植保无人机数量会趋于稳定。例如在无人机植保应用最为成熟的国家日本,目前在田间作业的无人机多年稳定在3000架左右的规模。

  天使投资论

引发业内热议的是,大疆提出了做农业植保行业的“天使投资人”的理念,并表态会在这个盈利前景尚不明确的领域持续加大投入。

大疆副总裁罗镇华曾在大疆内部提出,“大疆发展农业无人机,是不是一定要在两三年内盈利?是不是一定要通过销售硬件盈利?这个模式没有人证明过。”这场内部讨论的结果是,大疆农业将摆脱以盈利为目标,将聚焦点放在提升行业效率和构建服务闭环上。

“无人机厂商在植保飞防这个产业链条里是不是应该挣钱,值得商榷,”大疆副总裁罗镇华认为:“中国是农业大国,怎么样改善农业从业人口环境、提升农业竞争力,是利国利民的大事,大疆将积极培养植保队,帮助他们把商业的模式建构起来。”

言下之意,无人机厂商在无人机植保这一产业中不应考虑利润,而是让利于农,让实施服务的植保队和农户得到收益。

此前由于中国有大量农田适用于无人机植保作业,植保无人机被认为是无人机产业的蓝海,国家也推出了相应的无人机植保补贴。

在过去一年里,大疆植保无人机的销量从2500台(截至2016年11月)提高到7500台(截至2017年12月)。

与此同时,大疆却声称将扮演不求回报的“天使投资人”,扶持使用无人机创业的植保服务团队,其背后是否隐藏着更大的布局?

对于媒体提出的这一疑问,罗镇华并没有正面回答。他介绍说,大疆至今仍然不认为无人机行业是一个值得周期在三五年的短期资本进入的行业。大疆从事农业领域的相关工作,与自身的文化与价值观是一致的。

据罗镇华表述,植保无人机的营收在大疆整体体量里占比较小,大疆可以较容易地负担在农业领域的投入和亏损;而出于扶持植保队“创业”的目的,大疆已经在2017年下半年通过大幅降低售价和增加培训服务,为购买无人机的植保团队减轻财务负担,使农户更易获得无人机植保服务。

谢阗地也表示,面对农业无人机充满生命力的市场,短期不盈利不会阻碍大疆持续投入,而是反思,相比硬件提供商,是否更应该站在“天使投资人”视角审视行业。

  商业模式求变

不可否认,大疆在消费机领域一家独大,不少无人机公司为了避免与大疆正面交锋,选择进入行业应用市场,如进军植保行业的极飞。

2015年4月,极飞发布第一代P 20植保无人机。当时,极飞对自己的定位是服务商,只是组建植保队为农户提供服务,并不直接对外销售植保无人机。在P20发布之前,极飞已经在新疆、海南等地区进行了长达两年的植保无人机喷洒实验。

2015年11月,大疆进场,发布第一款植保无人机MG-1,载荷10公斤,发布时售价52999元。

2016年10月,坚持不卖飞机的极飞转变思路,开始出售飞机。P 20 2017款单机售价4.85万元,标准套装售价9.50万元,并且接受客户套装定制。这种思路的转变或许和大疆的进场有关。

仅仅一个月后,2016年11月,大疆发布了更完善、更智能的改进版本植保机MG-1S,售价比之MG-1下降了1万多元,仅为42000元。

此后,大疆无人机价格一降再降。2017年12月20日发布的三款植保无人机新机中,MG-1S Advanced售价为29999元,比之MG-1S又下降了1万多元。

业内人士称,大疆此举意在通过让利给代理商、植保队和飞手来收割市场,只砸市场不问盈利。确实,凭借价格优势和完善的经销系统,大疆在农业植保机市场后来者居上。据农业部相关部门2017年11月统计数据,全国已保有11000台植保无人机,其中大疆MG系列保有7500台,占比约70%。

起初,极飞和大疆代表了两种不同的思路,前者专注于做服务商,后者的强势在于销售渠道。如今,极飞开始销售无人机,大疆则开始聚焦植保服务,双方的触角都开始向另一端延伸。

两家公司求变的背后是商业模式的不明朗。目前看来,农业无人机市场还没有见到最终赢家,无人机厂商仅凭销售硬件难以产生利润,而部分成熟的植保队虽然已经开始盈利,但这并不是普及全国的现象。

文章授权转载及企业报道,请微信 nongshijie1 采访小助手,添加时请注明公司、姓名和来意;如有具体作者来源信息,请在作者栏注明文章来源。授权后擅自修改文章内容,经查实后一律追究法律责任,并永久拒绝授权。凡来源于农世界网的内容,其版权均属农世界网所有,文章内容为作者观点,不代表农世界网(nongshijie.com)对其观点赞同或支持。寻求报道,请点击这里

参与讨论

所有评论

热门文章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