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知名VC浅淡亚洲农业食品科技行业,低技术和传统商业是机会

    农世界网 2017-08-28 来源:

ID资本首席执行官和创始人 Isabelle Decitre

本文作者Isabelle Decitre是ID Capital(“ID资本”)创始人兼CEO。ID资本是一家风险投资与咨询公司,总部设于新加坡,投资辐射全亚洲。

ID资本专注于农业科技与食品科技领域的投资,搭建了Future Food Asia(亚洲未来食品)平台,致力于连接食品科技和农业科技领域的创业者、技术团队、投资机构及跨国企业,并与跨国企业、政府机构、创业和研究团队密切合作,以建立完善的创新生态圈。

在过去两年中,ID Capital筛选了250家农业食品科技领域的初创企业,并参与了三起该领域内的风险投资交割。

当我决定将风险投资从新加坡转向亚太地区时,我认为该地区存在巨大的创新潜能,但没有太多的市场情报能够支撑我的观点。如果说西方国家的农业和食品技术很成熟的话,那么它在亚洲只能算刚刚起步。

现在,我们的亚洲未来食品奖(FFAA)已经启动了 18 个月了, 对 12 多个国家产生了巨大吸引力。它也得到了 Startup SG 的支持,该项目由新加坡生产力与创新局(SPRING)推动。

即使这只是旅程的开始,我们也已经收集了这些农业企业家的身份以及整个流程的大致背景。是什么让他们区别于西方同行?在我们观察之后,有一些经验可以和大家分享。

  语言障碍较小

语言是第一道明显障碍,但也有例外情况,如澳大利亚、新西兰、新加坡和印度。而在整个董事会,问题不仅仅是英语是否流利。尤其是美国硅谷的主导地位造就了一种非常具体的术语,使我们能够在初创公司、跨国公司和投资者之间进行有效沟通。“硅谷英语” 已然成为常态。

但亚洲并不存在这种现象!我们收到的商业计划书更像是某种宣言:计划书的书写者对未来食品的憧憬几乎可以说是充满了豪情壮志的。除非你已经准备好把自己定义成一个来自英美的 MBA企业家,否则你应该从不同角度来观察他们。

为什么呢,因为我们所面对的农业和食品关乎地域、国家和文化。它需要大量的基层经验,需要新的设备、新的流程和新的运行方式,这些不同于传统的农业生产,比如乳品供应链和鱼类养殖业,前者所属的市场需要创新。

但是,要如何看待这些企业家呢?当然,这需要美国投资者、委员会和企业高管们努力丢开文化包袱。这也反映了企业家为何要展开这趟旅程,侧面描绘了他们的内在、社会、经济驱动因素以及他们所生活的环境。文化差距有时也会产生持久联系。

我记得泰国的一位企业家说,如果他不是泰国人,他相信他的想法会更受人认可。另一个韩国的企业家,邀请了一位英语流利的好朋友出席我们的会议,这也充实了我们的讨论。所以,我们不能因为纯粹的文化差异而错过优秀人才。

  对创业态度的不同

我们覆盖到亚太地区的许多地区,结识了数百人。创新生态系统的企业家结构和社会价值在亚洲出现了明显不同。所有国家都宣称愿意促进创新,但生搬硬套并不奏效。大家可以各司其职,不再以美国为榜样,而成为下一个以色列吗?

华人社会,无论是在中国大陆还是在海外,家族企业都有着悠久的历史。但财富往往聚集在更传统的行业中,如房地产或贸易,这些产业的流动周期非常快。

近些年来流行的烧资本手法并不属于主流的商业文化。企业家们或许会失败,也需要承受来自家族的评判。就像日本非常推崇技术,在这样一个不同寻常的背景下,创业并不是年轻人广泛接受的职业途径。

鲜有文学作品描述过风险投资,但在人们庆祝创业成功之时,我喜欢引用塞缪尔· 贝克特的“努力过,失败过,没关系,屡战屡败,屡败屡战,每一次失败都比上一次更好(Ever tried. Ever failed. No matter. Try Again. Fail again. Fail better)。”这句名言创造性地描绘出了反直觉的感受,它指出了我们对成功和失败的态度,以及我们的风险偏好是如何影响事业,甚至是将事业扼杀在摇篮中。

  低技术水平和传统商业实践是机遇

传统的家族企业在亚洲农业中占主导地位,其种植模式存在明显的区域特点。美国中西部的大型谷物养殖场不可能在亚洲出现。曾经是整个非洲大陆国内生产总值和就业贡献的支柱,现在已经变得更加糟糕。

许多国家耕地稀少,地块小而分散。由于金融市场不发达,农民的信贷也较为稀缺。因此,产品、技术和分销渠道必须因地制宜。技术可以阻止劳动力的外流,提高生产率,但由于缺乏技术促使产业成熟,只能再次形成以基础设施为导向的“阳光产业”。

我们认为亚洲的主要产业——水产养殖业,已经开始出现了这种情况。大多数养殖场仍然沿用了低技术水平的设备,并且相对地不太信任新技术。

Eruvaka 是印度的一家物联网初创公司,该公司正在为养殖业提供解决方案,他们向养殖户提供诊断设备以减少风险、提高生产率。公司使用传感器、移动连接和决策工具实现经济实惠的水产养殖监控和自动化。

硬件组件正向商品化迈进,通过对软件部分的智能改进,印度的初创企业可以在短时间内打造出注重节约成本的养殖场,同时证明其影响力。烧资本只会让钱财耗尽、精力尽失,注重技术则可能有所不同。

中国的 Farm Friend 开发了一个类似 Uber 的无人机平台。解决农业用地破碎和土地资源不足的传统方法是土地恢复和在合作社或较大的养殖场中重组农民。一些国家正在使用这种方法,也包括中国。为了与下一发展阶段相衔接, Farm Friend 将解决方案建立在技术上。

  资金走向不同

诚然,亚太地区的初创公司可能有着不同的融资轨迹。风险投资者通常处于金融市场发展的后期阶段。投资者通常偏好养老基金,他们能够长期持有这些非流动性投资。它们在亚洲的流行程度远不及美国和西欧。

以韩国公司 Biolight 为例,该公司开发出了一种非侵入性技术来改善家畜健康,以减少抗生素的消耗。首先,尽管公司提出了突破性的技术,也需要资金来进入下一阶段的发展,他们也未必自称初创公司。

有趣的是,在创始人对自己的技术进行了几年试验之后,他们才开始销售初代设备。正是由于这些少量销售,他们正在投资于科学技术以迎合需要科学依据的市场机遇。

从风险投资者的角度来看,企业家多半会在自己的商业计划书中提到 “曲棍球棒效应”。他们的技术部分去除了风险,他们拥有客户。但从经验上来说,他们已经定义了自己通向成功的道路。

但当地的初创企业有一个很大的优势:他们可以迎合的人口规模非常庞大。他们可以根据自己的身份进入三大市场——中国、印度和东盟(约6亿人)。

人均 GDP 虽然低于西方,但增长速度更快。我相信,整个地区尤其是新加坡,将有机会在农业和食品科技方面形成创造性的资金解决方案。

如若转载文章“请注明作者来源”我们尊重行业规则。
如果你也在创业,并希望自己的创业项目被报道,请 戳这里 告诉我们!

参与讨论

所有评论

热门文章

回到顶部